Four Different Structures for Locative (Insight article)
处所结果句的四种不同深层结构

Rint Sybsema 司马翎

本文讨论与结果句相关的三个难题。其中一个是由众所周知的可在普通话结果句中观察到的定指效应(definiteness effect)构成的。另外两个难题涉及粤语和普通话之间的差异,其一涉及两种语言之间的词序差异,另一个则与两种语言在定指性上的差异有关,即在粤语中似乎无法观察到普通话中存在的定指效应。为了解释词序差异,我们提出处所介词短语在粤语中处于VP内的位置,而它在普通话中则为高阶施用短语(high applicative)。至于定指效应,我们提出包含不定DP的表达结果意涵的结构不同于包含有定DP的结构,即前者为范围短语(extent phrase),而非纯粹的结果结构,在句法上嵌于VP结构内。照此逻辑,所谓粤语中没有定指效应的说法就无法成立了。正如普通话,粤语中带不定宾语的结果句的深层结构(base structure)也不同于带有定宾语的结果句。换言之,两种语言在此方面并无差异。产生此种误解的根源在于,在粤语中,两种结构中的处所介词短语都处于结构中较低的位置,深层结构中存在的差异无法于表层结构中显现出来,因此产生了粤语中不存在定指效应的假象。

Share on facebook
Facebook
Share on google
Google+
Share on twitter
Twitter
zh_CNZH-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