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n the biological basis of prosody: A response to Duanmu’s rhythmic analysis (Insight article)
论生理韵律/节律:对端木三先生有关节奏分析的再思考

摘要

本文针对端木三的节奏分析,论证了人类语言的生理重复系统。基于冯胜利、施春宏(2021)的节律分析,本文提出节奏不仅是一个单位的交替重复,更是一种根植于人类生理上的感知(主要是听觉)现象。因此,自然现象中的机械重复(如潮汐的涨落往复、钟表的“嘀嘀”之声)必须与人类语言基于生理机制的重复(如诗歌的节奏、鼓点节拍等)区分开来。文章认为:音乐节奏的生理试验(如Teie 2016有关胎儿/婴儿音律节拍习得的试验研究)可证本文“生物节律”的理论,而古代节律学家(如沈约[441−513 CE]的“前有浮声、后须切响;一简之内,音韵尽殊;两句之中,轻重悉异”)也可从诗歌和韵文节律的发明上,证实本文“相对凸显”为节律基本单位的理论假说。文章最后指出:本文提出的“生理韵律”理论,一方面与乔姆斯基的语言能力(即大脑运算系统的基因禀赋)的假说相行不悖,另一方面也向乔姆斯基“生理句法”理论提出挑战:如果人类语言交替单元的重复系统(衍生出相对凸显原则)乃为生物心跳规律所赋予,则人类语言的生理机能就不仅限于“合并merge”(大脑机能),同时也包括“相对凸显relative prominence”(心跳机能)。据此,人类语言句子的语法性(grammaticality)将不单由句法部门所决定,也必取决于韵律部门的生成机制。

Share on facebook
Facebook
Share on google
Google+
Share on twitter
Twitter
zh_CNZH-CN